首页 >  资讯 > 

健身妻子(王洁徐伟)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健身妻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健身妻子(王洁徐伟)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健身妻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发表时间:2024-04-12 22:42:06

以王洁徐伟为主角的小说推荐《健身妻子》,是由网文大神“王洁”所著的,文章内容一波三折,十分虐心,小说无错版梗概:健身后的妻子越来越漂亮,我越来越担心了!......
健身妻子
健身妻子

王洁/著|小说推荐|连载中|qwwrkbd

王洁徐伟是小说推荐《健身妻子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王洁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对了,你想好怎么办没有?离婚?”徐伟问我道。“离婚肯定是要离婚的,但是,我要先报复这对狗男人,让他们跪在地上求我才行!”就这么离婚,太便宜王洁了,而且,我手里头没证据,她要是死皮赖脸的不承认,我也拿她没办法。“你有什么点子?”我思考了很久,心中终于有了计划,说道:“这样,李健可能认识我,你脸生,帮我...
小说详情

健身妻子

》 复仇篇


这一夜,我是在煎熬中渡过的。

我带着黑眼圈,找到了徐伟,在广场的一家鱼粉店里。

“怎么样了?这个李健调查清楚了吗?”我着急的问道。

昨晚我就联系徐伟了,他调查了一天。

徐伟喝了口水,说道:“查到了,这个王八蛋狗屁本事都没有,之前在酒吧做小弟的,靠着女人养活。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混了个健身教练证,到处骗财骗色的。你要警惕一些了,最近如果王洁动用大金额的钱,你要阻拦她。”

我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。那个李健结婚了没?”

“还没有,不过,他有个未婚妻,家里是做生意的,条件不错。这家伙卖相好,很受女人欢迎的。对了,你想好怎么办没有?离婚?”徐伟问我道。

“离婚肯定是要离婚的,但是,我要先报复这对狗男人,让他们跪在地上求我才行!”

就这么离婚,太便宜王洁了,而且,我手里头没证据,她要是死皮赖脸的不承认,我也拿她没办法。

“你有什么点子?”

我思考了很久,心中终于有了计划,说道:“这样,李健可能认识我,你脸生,帮我接近他。我去联系他未婚妻,咱们分两步走,随时保持沟通。”

“行!”

...

李健的未婚妻叫张甜甜,是个白富美,二十多岁,长得很清纯漂亮,身材纤细,是个十足的高颜值女神。

我实在想不通,李健有个这么漂亮的未婚妻,为什么还要在外面乱搞。

当然,后来我明白了。

张甜甜长得漂亮,但性格比较内向,属于宅女的那种,平时都很少出门的,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。

她看书很认真,我尝试过接触了几次,但她不怎么喜欢理人。

我很有耐心,陪着她看书。

直到有一天,她突然问我,对飞鸟集中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”的理解。

我知道,我的机会来了。

“小时候我们渴望长大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所以毅然决然的背井离乡,长大后,我们会觉得事业更重要,反正父母还在,孝顺他们晚一点也没关系。年老后,我们蓦然回首,却发现身边已经无人等候了。”

我不假思索的,继续说道:“人生道路上,我们一直在得到,同时也在失去,所以要平常心,珍惜眼前人,坦然面对人生。最好的解释,就是命中有时终须有,命中无时莫强求。”

张甜甜听完后,莞尔一笑,说道:“那你做到了吗?”

我楞住了,一时间居然回答不上来。

不过,就这样,我们认识了,互相加了联系方式,成了朋友。

张甜甜的确是宅女,而且,内心单纯,可能跟家境优渥有关系吧,她很少经历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。

我这边跟张甜甜联络得火热的时候,也没忘了妻子王洁。

家里的存款有四十多万,都是我这些年的工资,加上年终奖。

王洁的工作很轻松,工资自然也很低,平时养活自己都困难。

虽然存在我的银行卡里,但这些钱,都在她手里保管着。

这天晚上,王洁主动来卧室找我了,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老公,我有个朋友给我推荐了一款理财产品,年收益达到了10%,我们手里头的存款反正用不上,不如拿去投资做理财吧?”

理财?

亏她想得出来,她连金融的概念都不懂,还懂理财吗?

这肯定是李健那个王八蛋编出来的借口,就是想骗财骗色的。

我早有准备,借口说公司推行了股份改革,老员工满了五年以上,可以花钱入股。

“老婆,这是天大的好事,入股后我们就是股东了。而且,就算股份很少,我们每年都可以参与分红的。我们公司的那个王经理你知道吧?他是去年入股的,年底分了五十多万。”

王洁有些不情愿:“这么多吗?会不会有风险?”

“我们公司的效益你还不清楚吗?这个可比理财靠谱多了。”

“那徐伟也买了吗?”

“嗯,他买了五十万,他老婆娘家也准备买点,反正稳赚的钱。”

我点头道。

反正徐伟那边我早就打好了招呼,不会穿帮露陷。

“多久能分红啊?”

“年底啊!”

妻子王洁果然心动了,思考了片刻,把银行卡交给了我,说道:“那行吧,我支持你,不过,年底分红后,你可要拿三十万来给我做理财啊,我都答应我朋友了。”

“没问题!”

我爽快的答应了,但内心却是在冷笑。

还年底,月底李健就要和张甜甜结婚了,婚宴的日子都订好了,这应该是李健想要在金盆洗手之前,再捞一笔吧?

可惜,我早有准备了。

我这边稳住了王洁,拿回来的存款,也被我提出来,转存到了徐伟的户头上。

这本来就是我的钱!

四十万存款被我拿回来了,我还以为王洁会死心了,但没想到,她是彻底的入魔了。

这天我下班回来,突然发现家里居然有中介在带客户看房子。

我一脸懵逼的盯着他,质问道:“谁让你来的?我这房子什么时候说卖了?”

中介解释说道:“哦,你是钟诚先生吧?是这样的,我们是受了你妻子王洁女士的委托,帮忙卖掉这套房子的。你看,这里有我们签订的合同。”

我顿时火了,道:“你不知道房产买卖要夫妻双方同意的吗?”

“呵呵,这个我们自然知道,我们是专业的。不过,我以为是你们商量好的。钟先生,既然你不同意,那这样好了,我这边再跟你妻子沟通一下,如果她毁约的话,这一万定金是不能退的。”

“随你们的便!”

中介被我赶走了,晚上妻子回来,我还没来得及质问她,她反而怒气冲冲的对我吼道:“钟诚你什么意思啊?我都跟人家签合同了,你为什么阻止人家卖房?”

我气不打一处来,骂道:“你有病吧?卖房子干什么?”

王洁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?我答应我朋友了,买他的理财产品。现在存款被你拿走了,我不卖房子怎么办啊?”

她这幅姿态,是恨不得把家都掏空了送给狗男人李健。

我甚至怀疑,她不是被李健洗脑了,就是彻底爱上他了。

所以房子,我,儿子,都无所谓了。

我怒极冷笑道:“卖房帮你朋友?呵呵,你什么朋友啊,这么重要?”

王洁自知理亏,却态度强硬道:“你别管,反正钱很快就赚回来了,几倍的利润呢。”

我甩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,吼道:“卖我的房子,我还不能管?王洁,你疯了是吧?房子卖了,我们住哪儿?你让儿子流落街头啊?”

“租房子住呗!”

“去你吗的!你当老子是煞笔吗?房子卖了,钱是给李健的吧?你们这对狗东西,真是婊子配狗。但是,老子不同意,我看谁敢来!”

事到如今,我已经不怕撕破脸皮了。

她出轨了,现在都打算掏空家底送给自己情人了,我还演什么戏?

结婚这么多年,我都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。

王洁捂着脸,不可置信的盯着我:“你,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我嗤笑一声: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你以为我是傻子吗?被你带了绿帽子,还想把我的家产送给狗男人?什么都别说了,离婚吧!”

我要离婚,王洁却死活都不同意。

她倒不是良心发现了,而是家里存款被我拿走了,房子又卖不掉,只能死赖着。

不过,我倒是无所谓,她不离婚,只会更后悔。

接下来几天,王洁老实多了,不敢再去健身房找李健那个狗男人,而且,婚期将近,李健也忙得团团转,根本没空理她。

相比而言,娶了张甜甜,那等于是鲤鱼跃龙门,更何况,张甜甜更加年轻漂亮,所以李健对这场婚礼很重视。

而妻子王洁,不过是人家派遣寂寞的跑友罢了。

但王洁还天真的以为李健是真的爱她。

这天,她躲在卫生间里给李健打电话:“宝贝,我老公发现我们的事情了,他要离婚,我现在该怎么办?要不,我去投奔你吧?什么?你要结婚?李健,你这个骗子!”

好像是李健拒绝了她,妻子王洁有些情绪激动,出来后,急匆匆的就出门了。

我假装睡着了,但等妻子一出去,立马就跟了上去。

不出意外的话,她应该是要私会李健,做一个了断的。

半个小时后,果然,两人出现在了一家宾馆门口。

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但此刻,我的内心已经平静如水了,在我心目中,王洁已经不是我妻子了,所以,她再怎么下贱,我也不至于像刚开始那么激动。

相反,我很冷静的拨通了几个号码,随着跟着他们上楼。

宾馆前台只顾着玩手机,根本都没过问,我顺利的跟着他们,到了楼上的2303号房间。

“宝贝,你带我走好不好?我跟他一天都过不下去了,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我愿意做你的奴隶!”

“别开玩笑了,你没钱,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啊?我看现在只有这样,等我先跟张甜甜结婚了,她家里有钱的得,到时候我们可以偷偷出来开房,再想办法远走高飞好不好?”

“只能这样了,那我还离婚吗?”

“你暂时不要跟你老公离婚,他不是工资很高吗?你想办法从他身上多挖点钱出来。”

...

虽然知道妻子王洁出轨了,但亲耳听到这对狗男女的奸情,我还是忍不住愤怒。

尤其是李健在教唆王洁这个贱人,拖着不要跟我离婚,想要从我这里挖钱,我内心就涌起一股屈辱和寒意。

我咬着牙,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,随后关掉了手机录音。

两个人商量了很久,都被我录下来了。

里面安静了一会儿,然后才开始洗澡,很快发出了男女办事的声音。

而这时,老丈人和丈母娘,还有我的几个表兄弟,堂兄弟终于赶到了。

“钟诚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老丈人刚问了一句,就被一堂弟捂住了嘴巴,随后我冲着表哥使了个眼色。

表哥明白是怎么回事,点点头,几个人一起,直接撞门。

砰的一声,宾馆的房门被撞开了,里面立刻乱成一团。

“啊!”

妻子王洁发出一声尖叫,赶紧钻进了被窝里,用被子盖住身体,而李健内裤都来不及穿,想要从窗户逃走,但被我两个表哥抓了回来。

“别,别打了,我错了!”

李健跪在地上求饶,但我的表哥表弟可没手下留情,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我也踹了李健两脚,随后指着床上的王洁,冲她父母说道:“爸,妈,看到没有,这就是你们女儿。背着我在外面偷人,还跟这个狗男人商量着把我的家产,存款都挖出来给狗男人花。呵呵!”

进来后,老丈人一切都明白了。

他冲上去,直接给了王洁一个耳光,骂道:“不要脸!”

丈母娘也是一脸的愁容:“我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东西?”

王洁没穿衣服,也不敢露头,躲在被窝里,哭泣了起来。

李健就惨了,被我的几个表哥打得鼻青脸肿的,跪在地上冲我求饶道:“大哥,你饶了我吧!我再也不敢了,你放我一马,求求你,我愿意赔钱给你,多少钱都行!”

“要钱不就犯法了吗?你当是我是傻子啊?”

我冷笑连连,盯着李健,说道:“想要放你走也行,你和王洁互相扇耳光,谁先扇够一百个,就可以先走!”

李健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,随后,两人都穿了简单的衣服,坐在床上,相互扇起了耳光。

啪啪啪!

为了能逃离,李健每一巴掌都是很认真的,也很用力。

很多人可能对一百个耳光没有概念,我看到,打到五十多个的时候,王洁的半边脸已经肿成了猪头。

等到一百个打完,王洁嘴角都流血了,好像是牙齿被打得脱落了两颗。

老丈人和丈母娘都只能眼睁睁看着,站在门口唉声叹气,自己女儿做错了,被抓了现行,他们也没办法开口。

李健先扇完,他皮糙肉厚的倒是没什么事儿,穿上衣服,一溜烟的就跑了。

只剩下王洁,坐在床上,嚎啕大哭。

但哭又有什么用?

第二天,我就跟她离婚了,她净身出户,儿子的抚养权归我,签完离婚协议后,我发现王洁精神有点儿不对劲,一直呆呆愣愣的,也不说话。

她是被丈母娘接走的。

离婚后,我整个人都松了口气,但还有件事情没有完成。

等了两个月,终于到了李健和张甜甜婚礼的日期了。

之前,我私底下提醒过张甜甜,李健不是什么好人,他和王洁出轨的视频和录音都给她看了,但张甜甜说自己做不了主。

这门亲事,是她爸妈定下来的,但她同意我的复仇计划。

几天后酒店的婚礼上,李健穿着帅气的西装,兴致勃勃的等待着迎娶自己的白富美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。

来的宾客不少,还有很多健身房的私教朋友,都很羡慕李健的福气。

然而,到了时间,新娘张甜甜却一直没有出现。

这时,婚庆主持拿着话筒宣布道:“大家好,新娘还在化妆,让我们先看一个短视频。呵呵,我想可能是新郎新娘恋爱时光的记录吧!来,大家请看大屏幕!”

很快,大厅里的灯光黯淡了下来,大屏幕开始闪了一下。

随后,一段男女大战的短视频出现在了屏幕上,男的正是李健,而女的,则是我的妻子王洁。

这段短视频,分为好几段,有的是在宾馆的床上,有的是在健身房的瑜伽垫上,还有那所谓的私密房间里。

视频明显是剪辑过的,一些关键地方都剪掉了,但可以清晰的看到李健和我妻子王洁的面孔。

两个人各种奇怪的姿势,画面不堪入目。

大厅里刚开始鸦雀无声,但随即,一片哗然,议论纷纷。

然而,视频还没有结束,接下来,还有一段录音。

“别开玩笑了,你没钱,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啊?我看现在只有这样,等我先跟张甜甜结婚了,她家里有钱的得,到时候我们可以偷偷出来开房,再想办法远走高飞好不好?”

“只能这样了,那我还离婚吗?”

...

这段录音虽然有些嘈杂,但李健的声音非常清晰。

他跟张甜甜结婚,居然是为了钱来的。

这任凭新娘张甜甜的娘家人脾气再好,也忍不住了。

今天来的,不光是李健的亲人,还有张甜甜娘家的许多亲戚,他们冲上去,抓着李健就是一顿毒打。

整个婚礼现场也乱套了,主持人都给整不会了,拼命的想要维持秩序,但根本维持不过来。

张甜甜的父母更是脸面都丢尽了,宣布取消婚礼后,就带着女儿离开了。

李健的父母更惨,本来还想解释两句的,但被愤怒的新娘家亲戚打倒在地。

至于李健的那些亲戚,都没脸说话了,哪里还敢插手。

一直到警察来,事情才平息。

但这是家事,警察也不好管,只能让他们自己调解。

李健被打得最惨,肋骨都断了十几根,头破血流的被送到了医院。

本来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,但没想到,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
李健的父母也受伤了,所以医院里没人照顾李健。刚做完检查,挂上吊瓶,躺在病床上眯了一会儿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王洁居然进了病房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李健惊醒了,看到是王洁,松了口气。

但没想到,王洁表情狰狞,突然拿出来一把剪刀,直接捅向了李健。

李健想要反抗的,但受了伤,肋骨断了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洁用剪刀,咔擦一声,没了。

“呵呵,欺骗我钱可以,但是欺骗我感情就得死!李健,这就是你不爱我的代价!”

王洁精神病一般的握着剪刀,发出了渗人的笑声。

“啊!医生,救命啊...”

李健惊恐的大喊道。

等到医生和护士赶到,已经来不及了。

李健彻底失去了做男人的能力,这辈子算是毁了。

而王洁被警察带走了,本来是要定故意伤害的,但医院检测出来,王洁已经精神失常了,最后只能送到精神病院。

知道这个消息,还是丈母娘告诉我的,她希望我带着儿子去精神病院探望一下王洁,看看能不能对她治疗有些帮助。

看在儿子的份上,我带他去了,但王洁是真的疯了,连我和儿子都不认识,儿子看到她也害怕,只好回来了。

妻子出轨,虽然我保持着理智,及时止损,也报复了回来。

可这场婚姻的失败,依旧让我伤痕累累,不管怎么说,我都是受伤和失败的一方。

但我对生活并没有失去希望,没有了妻子王洁这些糟心事,我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。

儿子的学习成绩也有进步,她说新来的语文老师很温柔细心,跟同学们打成一片,大家都很爱上语文老师的课。

这让我很欣慰。

半年后的一天,我提前下班了,因为儿子的语文老实今天要来做家访,所以我特意买了一些高档水果。

没想到,在小区门口遇到了张甜甜。

许久不见,她穿着白色连衣裙,清凉的银色高跟鞋,长发披肩,双手放在身前,阳光下,依旧那么纯白无暇,那么耀眼,如同皎洁的白月光。

看着我,张甜甜伸出葱白的玉手,笑吟吟的说道:“你好,钟嘉豪爸爸,我是你儿子的语文老师,今天上门来做家访的!”

这一刻,我的心在跳动。

恋爱了!

小说《健身妻子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继续阅读
最新资讯